第二十九章 泪崩

作者:大日浴东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从吞噬开始最新章节!

    王锤识破了围三缺一之局,刚刚逃了出去,腕表中就传来了牛飘飘惊恐的声音:“头儿,鼠潮、鼠潮爆发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锤的声音拔高了三十二个音调。

    秦明等人无不色变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地方,涌出了数千灰毛鼠,周围还在大量的出现!”牛飘飘急匆匆道,“快、快逃,千万别停下来。还有,侯冲就在三头狼群身后出现了,刚才之局,定是他们布下。三波凶兽碰在一起厮杀,动静太大,应该是引发鼠潮的诱引!还有远处,天哪,四面八方,都冒出了大量的灰毛鼠。”

    她一秒钟说出七十二个字,周围还传来风声,显然是在急速的奔走。

    “走!”王锤压抑低吼,“记住,待会儿若是有人陷落,谁也不能、不准回头救,因为没用,只会平添伤亡。还有,若是被冲散了,就各自逃生。鼠潮啊,人多没用。记住,抓住每一分逃生的机会!”

    最怕的事情,终于发生了。

    哪怕秦明,也脸色惨变。

    灰毛鼠看似不强,然而一旦形成规模,哪怕战神也要退避,若是被困住,也会被杀。

    刚奔出两千米远,就见前方一栋十八层高的大楼摇摇欲坠,墙壁上,窗户上,可以看到很多灰毛鼠!

    “楼要塌,走!”王锤话音刚落,大楼就怦然崩塌,尽管没有将他们掩埋在下面,可飞舞的尘土,彻底的将他们的身影淹没。

    前方也路断!

    “跟我走……咳咳咳!”王锤一把拉住一直跟在身边的秦明,根据刚才的判断,转了一个方向!

    刚刚冲出尘雾范围,前面就出现了一群灰毛鼠,足有七八十头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畜生,冲出去!”王锤咒骂一句,一马当先,左手盾牌抵挡,右手大锤接连抡起,每一次落下,都有一头灰毛鼠被砸成肉泥。

    “王叔,他们呢?”秦明不停的挥刀。

    “若是其它兽潮可以联合一起抵挡,可鼠潮?若是被冲散,就只能看自身了。”王锤无奈道,“不顾一切的想要聚集一起,那是最愚蠢的做法!”

    刚杀出去,就见前面又出现一波,一个个跳跃而起,将前面,将左右都堵住。

    王锤嘴唇发抖。

    秦明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低着头,再次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能停,不能后退。

    只能向前,闯不出去,就成为灰毛鼠的便便。

    秦明再次见识到了现实的残酷。

    前面拐角,忽然飞蹿出一人。

    “侯冲……!”王锤脚步一顿,就看清了对面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变向,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王锤,大难当前,放下成见,一起抵抗!”侯冲说着,就已经来到了近前。他眼中冒着惊恐,情真意切,一点也看不出任何虚假。

    王锤后退,依然警惕万分。

    前面,已经冲过来一群灰毛鼠。

    后面也有一群。

    “好,一起!”王锤咬牙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合则两利,至于以往的恩怨,逃出去再算不迟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也容不得他多想。

    “在凶兽面前,在死亡我面,任何成见都能放下!王队长,我没看错你,好样的!”侯冲说着,从兜里取出了一柄手雷朝前就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手雷飞出去的一刹那间,他手指一勾,手雷就转过一道弯落向了王锤两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一直关注着对方的秦明,看到这一幕牙呲欲裂,他快速上前,用盾牌砸向了手雷。

    轰……!

    手雷炸开秦明被震的后退。

    “侯冲……!”王锤暴怒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侯冲已经将右侧的墙壁砸开钻了进去,他的声音却传了出来:“王锤,你还是这么愚蠢,难道你不知道,面对鼠潮,只要比对方逃的更快就行!”

    他声音传出后,打开的洞口已经被灰毛鼠填满。

    就是这片刻功夫,秦明两人已经被围困住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灰毛鼠弹跳,可达十余米高。

    前后左右,甚至上面,都有灰毛鼠。

    “该死啊,我说不轻易相信人,可在危急时刻,却还相信该死的人性!”王锤痛呼,“小秦,紧跟着我!”

    他一头朝前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盾牌拍击,大锤轮动。

    秦明紧紧的跟随,左右抵挡。

    他们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王锤的手面,脸上,接连出现了伤口,就连作战服,都开始破损。

    秦明却好些,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修炼玄道图的原因,他骨骼不但坚硬如合金,就连皮肤的防御也分外可怕。

    灰毛鼠抓在手面上,只是留下一道白印,然而接连的被攻击,伤痕叠加,依然出现了血痕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座桥!”王锤露出惊喜之色,“秦明,随我杀过去!”

    艰难的杀到桥上,他就堵住了桥头,大声道:“秦明,走、走、走!”

    “王叔,要走一起走!”秦明摇头,战刀舞动的密不透风,不一会儿功夫,身前就出现了一层尸体。

    “我流血太多,已经乏力,走不掉的!”王锤摇头,顾不得擦去脸上的血水,“我在这里挡着,你还有可能逃生,否则我们两个都会死!走……!”

    “王叔,脚下这条河不小,不如跳河逃生?”

    “跳河?秦明,记住,不到十死无生的局面,千万不要跳河!河中的凶兽更多,也更加凶猛,而我们入了水,就没有任何优势了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!”

    “答应王叔一件事!你若是逃生,将来、我说将来,给我杀了侯冲那个狗娘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!”秦明音颤。

    “还有,多杀点凶兽给我陪葬!”王锤说着,就咆哮道,“滚,赶快滚!”

    前面的灰毛鼠犹如潮水一般涌来,却被他一面盾牌,一柄大锤阻挡住。

    一人当关,万鼠莫开!

    “王叔,还有什么要交代的!”秦明一咬牙,转身奔逃。

    他眼睛血红,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一离开,就再也见不到王锤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就是杀了那个狗娘养的,还有多杀点凶兽!”王锤的声音传来,“我没有家人,没有后顾之忧,只有这一身!”

    “孤单几十年,我也早就想死了!”

    “想当年,大涅槃时期,全民逃难!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的我啊,刚刚结婚不久,老婆也才怀上孩子,可我们不得不在凶兽的追杀下逃难!”

    “我清楚的记得那一次!”

    “嘿嘿!那一次啊,哪怕我化为灰烬都不会忘记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个车上,被几个暴徒霸占,将我们全部捆了起来,挣扎不得!”

    “后面凶兽追杀,为了延缓它们的脚步,就将我们这些人一波波的扔下去!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爹,我看着娘,我看着老婆接连被扔下去!”

    “我恨啊!”

    “我咬碎了牙齿!”

    “可无济于事!”

    “眼看我也要被扔下去,却碰到了一支军队,将我救下!”

    “来到了基地,那时,武道也刚好普及,我就埋头苦修,一直达到武者标准!”

    “我找到了那几个畜生,全部削成了人棍!”

    “报了仇,可我的人生也失去了目标!”

    “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狩猎!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我要杀尽凶兽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不能,但我要拼尽每一分力,也要多杀点!”

    “在荒野,在废物,有我爹娘的幽魂,有我爱妻的惦念,还有我未出世的孩儿……!”

    “秦明,我看到了我爹娘,看到了我妻子,我、我好似看到、看到了我孩子……!”

    王锤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王叔!”秦明回头,正好看到王锤被灰毛鼠掩埋,可他的大锤却还在擂动。

    忍不住,泪崩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