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三章 太上(一更)

作者:大日浴东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从吞噬开始最新章节!

    雷辰这一剑,抽空了百米内的空气,雷霆隐隐,又浩然阳刚,堂堂正正,诛灭万邪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最得意的一剑,刚悟出时,曾一剑逼退宗门长老,后完善,一剑伤了一位长老。

    砰……!

    姜凡长剑在手,凌空一击,破开锋芒,将雷神蕴藏的剑意破了个干干净净。长剑闪,剑尖落,停在了对方咽喉前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雷辰没有露出惧色,反而赞叹连连,“从之中,我感受大了死亡、杀戮、毁灭,摧毁,凋零,锋芒、迅捷,生机等剑意,隐隐约约,还有光线扭曲,空间震荡?”

    “好眼力!”姜凡收剑,踏着波浪,继续前行,“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“可否一起同行?”雷辰追上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,我这一趟,生死难料!”姜凡停住。

    “大好男儿,何惧奸邪?”雷辰不加思索道,“再说,以你实力,我也只能做个看客,当个见证人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!”姜凡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前行。

    大浪滔滔,千年万载。

    “混元宗主修雷法,你怎么善于用剑?”姜凡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剑!”雷辰道。

    千金难买我喜欢,这个借口最为强大。

    “我听人言,混元宗乃仙界所传,不知真假?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真的。我们所拜的开派祖师,是上古金仙,名讳赤精子。宗门记载,祖师化身降临,创建了混元宗。”

    “上古金仙赤精子?化身降临?”姜凡心头狂跳。

    十二金仙,有一个就是赤精子。

    雷辰点头:“至于其它,就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前方出现了两座山峰,红河从中间贯穿。

    其中一座,高千丈,在顶部盘坐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吟吟吟!

    忽然,他横在膝前的长剑轻颤长鸣。

    此人睁开眼睛,射出两道剑芒,头顶也冲出了一道剑意,凝练精粹,却有种万物无情的意蕴。

    站起身,整理整理白色衣衫,很是虔诚,一步跨出,就来到了河面上。

    河面上,姜凡停住,看着前方面若刀削,神情冷漠的青年人,淡淡道:“太上剑宗?”

    “公孙无剑!”对方点头,报出了名字,“我为无生剑宗的传承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对手!”姜凡摇头。

    旁边的雷辰却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他可知道,这位公孙无剑乃是人榜第一,毫无争议的第一。一年前,就曾一剑斩元神。

    可对方根本没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无所谓!”公孙无剑道,“太上剑宗,主修无情剑意,在八岁那年,我就已经领悟。可我始终感觉,无情不是终点,我就继续参悟,先后领悟出了风之意境,狂暴意境,细雨意境,杀戮意境等十六种,始终没有领悟出理想的剑意。我翻阅典籍,查阅过往,才最终明悟,无情只是一面,另一面是有情,相合才真正的圆满。无情和有情,是两个极端,如何参悟?没有任何头绪,直到你出现,我更进一步明白,无情也不是极致,无情之上为死亡,死亡转生,生才有情,这犹如一个轮回,可供我借鉴!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无生剑宗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提出我能接受的条件!”

    公孙无剑直言了当,没有任何隐瞒。

    “我听闻,太上剑宗和无生剑宗乃是死敌!”姜凡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却不平静。

    八岁悟剑意?又接连悟出十六种!

    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尽管他自己悟出了四十九种,那是因为有悟道台的缘故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位,才是真正的天才。

    甚至他感觉,对方若是想突破,随之都可以踏入元神境。

    “与我何干?”公孙无剑道。

    “你所在的宗门,可能会有人找我麻烦?”

    “若给我传承,我可告知宗门,从今以后,不找你任何麻烦,谁不听,我就斩谁!”公孙无剑说的很平淡,“你可以再提其它条件,我一一满足!”

    “满足不了呢?”

    “阻我道者,杀!”

    “你心中只有剑?”

    “我生而为剑!”公孙无剑道,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陪我走一趟,等返回百河郡城,我就将所知无生剑宗的传承尽数告知你!”姜凡目光闪了闪,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公孙无剑踏前而来,来到了他身后百余米,这才停下转身,“这一路,我可为你手中剑!”

    这个距离,算是对彼此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有情无情,相反相依,犹如太极运转,虽泾渭分明,却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!”姜凡眸光闪动,“可你,却有剑无心,想要领悟,不是一般的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无心,何解?”公孙无剑抱剑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手中有剑,心中有剑,在这方面,做到了极致!”姜凡踏步前行,同时说道,“说你无心,是因为太过无情,对宗门无情,对周围无情,对除剑一切都无情,为了剑,可以割舍一切,将你说成剑奴都不为过。无情,并不是真的无情!”

    “无情就是无情,何来真假?”公孙无剑眼睛眯起,闪烁出了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大道有情吗?”

    “大道无情,众生如蝼蚁!”

    “此话有理,却太过片面!”姜凡嘴角微微弯起,“天生万物,此为大情。万物化生,生生灭灭,不加干涉,此乃无情。大道无情,因为至公;大道有情,化生万物。至情,才能忘情;忘情,才能无情;所以说,无情并不是真的无情,更不是冷漠,也不是对其它一切的漠不关心。你之剑道,偏了!”

    他脚步不停,一步千米,转眼消失前方。

    雷辰紧紧跟随,却眉头皱起,仔细思量。

    公孙无剑却顿住了脚步,眼中露出迷茫之色,嘴里不停的低喃:“至情才能忘情,忘情才能无情;无情并不是真的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无情并不是真的无情?”

    他的气息开始紊乱,一道道剑气从体内喷出,将河水撕裂一道道长长的口子,随之愈合。

    凌乱的剑意,也将来两侧的山峰洞穿一个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,想不通,我可以教你!”

    姜凡的声音远远的传来。

    公孙无剑呼吸一滞,歪了歪头,就踏浪追逐。

    大浪滔滔,因为无情,才能万年流淌。

    若是有情,会甘心千年孤寂,万载重复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